理论探索

关于加强县级政府决策监督的思考



    一、为什么要加强县级政府决策监督

    (一)由县级政府自身的特殊性决定。县级政府是管理县级行政区域内各项事务的政府组织,它有着中央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的一般特点,又有着自身的特殊性。一是直接面向农村。县级政府所管辖范围既有城市又有农村,是农村的直接领导者,直接面向广大农村,是与农村、与农民最直接接触的一级行政机关,它既是农村政策的制定者,又是执行者,引领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和发展。中央和省、市所制定的宏观决策,落脚点都在县级,都要经由县委和县政府转化为具体政策和行动,并通过县级的有效领导和监督贯彻下去。二是相对自主灵活。县级政府对整个县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实行全方面的管理,它是一个自治组织系统,有较强的自主发展能力,所做的决策在县域内有实施性、决定性和权威性。我省下辖16个地级市、6个县级市、44个市辖区、55个县、1个国家级新区,每个县域的生态环境、自然资源、经济水平、发展能力都不相同,且大多数县级政府远离市级以上的政治、经济中心和中心城市。由此可见,县级政府的决策与管理较市级、省级政府而言,更有灵活性和自主选择性。

    (二)由决策失误可能导致后果决定。政府决策一旦失误,会使得地方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停滞甚至倒退,会导致政府公信力丧失,给政府形象造成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群体性事件发生。原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曾在全国审计工作会议上指出,有的领导干部贪污几百万被判了刑,大家拍手称快,但有的领导大笔一挥造成决策失误,可能一下就损失十几个亿,政府决策失误比贪污腐败更可怕。

    二、加强县级政府决策监督的几点具体建议

    (一)培养“用户思维”,让县级政府决策产生更加契合民意。因现实情况与人们的期望之间出现差距而产生的问题称为社会问题,当绝大多数人或相当一部分人都面临这些问题时就成为了公共问题,常规情况下,那些纳入政府议程的就是从社会问题中挑选出来的公共问题,成为政策问题,这就是政府决策产生的过程。这里面的关键的一点就是,哪些问题能成为政策问题而进入政府的决策议程,决策的产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该决策的利益驱动和目的导向,也直接决定了它的制定、执行与结果,只有那些亟待解决的、涉及到大多数群众公共利益的问题才能进入政府决策视野。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就更加凸显了社会问题成为政策问题而进入政府议程的关键性和重要性。县级政府因有着其相对的自主性和灵活性,相比较而言,会更容易出现不为公共利益的实现和公共问题的解决而产生决策的现象。因此,县级政府一定要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在县级政府决策产生上,一要强化为民决策意识,摒弃“政绩观”、“面子工程”,不搞“一言堂”,结合地方实际,激活创新基因,始终做到为群众利益代言;二要实行“源头”问责机制,对于那些违背现实情况、损害人民利益、造成严重后果的政府决策,建立“源头”问责机制,实行责任倒查,追根溯源;三要主动培养“用户思维”,站在群众利益和公共利益的角度,多想想群众需要什么样,群众希望什么样,将群众作为政府治理的主体,以用户思维去指导政府决策的产生;四要广泛收集群众意见,充分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作用,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畅通群众建议渠道,将关系民生、群众关切的实际问题提上政府决策议程。

    (二)健全咨询机制,让县级政府决策制定更加科学民主。政府决策咨询是在政府决策过程中,为了得到专业化、科学化的支持和论证,主动向相关专业领域的研究人才、学者、律师、专家等征询意见,委托其进行调查研究、方案拟制和评估等工作,从而保证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和法制化,是政府决策的“智囊团”担当。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新需求,我省的县级政府决策的制定也在不断改革创新,取得了一定成就,但也还仍然存在县级政府决策主体咨询意识不强、决策制定随意性大等现象,相关咨询机构和组织专业度不高、独立性不强、年轻化不够等问题,县级政府决策咨询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县级政府自身的主动性,而缺乏合理的、行之有效的咨询机制和监督机制。因此,在县级政府决策制定上,一要实现决策制定的全过程公开,尤其要做到决策制定前的公开,主动向群众发布政府决策意向,说明决策制定的依据和预期效果,收集问题反馈情况,广泛征求意见建议,受群众监督;二要做到决策咨询的全方位覆盖,对于进入政府议程的所有决策,都要进行决策咨询和专家论证,不能仅仅咨询涉及矛盾少、推动速度快的决策,而忽略和隐藏涉及矛盾多、推动阻力大的决策;三要强化决策主体的主动性咨询,通过宣传、培训、教育等方式,培养决策主体的主动咨询意识,更重要的是要压实咨询责任,对于那些制定未经调研、评估决策而造成严重后果或者群体性事件的,要进行责任追究,倒逼县级政府决策主体重视决策咨询;四要推进咨询机构的多层次建设,主动向社会“请智借脑”,善于借助网络力量听取网民意见,鼓励社会力量充实政府决策咨询,优化人员年龄、知识结构,建立素质高、理论强、业务精、思路多、范围广的决策咨询队伍,提高决策咨询机构独立性和话语权;五要建立决策咨询常态化机制,从长远看,县级政府决策咨询不是哪一项决策的事,也不是哪一个县的事,而是事关我省改革发展大局、事关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大事,从全省高度建立健全县级政府决策咨询机制,对县级政府在决策制定咨询上进行有序引导、合理指导、全面加压、监督问责。

    (三)强化监督刚性,让县级政府决策执行更加有力有效。县级政府决策一旦确定,就具有了法律效力和权威性,对本县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科学合理的决策是提高县级政府执行力的前提,在县级政府决策的产生符合公共利益、反映群众关切,制定过程科学民主的基础上,县级政府决策的有效执行就成为了确保政府实现社会治理、维护人民利益的关键环节。由于当前县级政府的权力制约与监督机制还不健全,公权力任性问题仍较突出,“屁股决定脑袋”、“朝令夕改”的现象时有发生,使县级政府决策执行的有效性大打折扣,只有强化监督刚性,将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才能从根本上防止权力的任性和滥用,提高政府公信力,形成良性循环。因此,在县级政府决策执行上,一是成立专门监督机构,整合多方监督主体,成立专门监督问责机构,向本级人大汇报工作,对本级人大负责,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二是建立绩效评估机制,建立完善的县级政府绩效评估机制,实现评估主体多元化,评估标准全面化,过程结果公开化,奖惩运用严格化;三是增强法治观念,坚持学法守法,用依法行政对政府行为进行全过程约束,避免出现盲目、随意、偏激等政府行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四是强化监督实效,强化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改进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发挥同级相互监督作用,充分发挥各级人大、政府内部、新闻媒体、社会群众的监督作用,畅通意见表达、吸纳渠道,积极推行政务公开、网络问政,保证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务,管理社会事务;五是加强责任追究,不仅仅对政策执行不力、不作为、乱作为上追责,同时对于未发挥有效监督的部门、人员同样予以追责,并且以规范性文件形式明确下来,促进县域内各项政府决策的有效执行。

    (四)注重反馈调整,让县级政府决策结果更加符合民愿。任何政府决策的制定和执行,都是为了解决一定社会问题或取得一定社会效果的。由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需求不是一成不变的,加上县级政府最直接面对基层,有的决策在制定之初是十分切合实际且发挥实际效益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情的变化等多方因素,逐渐凸显超出该项决策预期的负面影响,引发了其他新的社会矛盾,这个时候,就需要县级政府展开调研,做出评估,并对该项决策和其他相关决策适时进行调整,以符合群众关切和期待。因此,在决策执行过程中甚至决策执行结束后,县级政府都应积极关注社会反馈,根据反馈结果对决策予以适时调整,才能使县级政府决策结果真正让人民满意,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太湖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李雯)

安徽省太湖县人大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熙湖路1号 
电话:0556-4186366  传真:0556-4162541
邮箱:thrdxx@163.com
皖ICP备0501718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页面执行速度0.0029秒